幺魂千

海星与水母与蟹与虾与番茄甘蓝香蕉茄子与海兔

他们是世界的礼物

【茨草】窃窃偷生 第一章

周末暗搓搓更个新,看看自己身后  估计它又是一个大坑(>人<;)

背景设定记得戳头像看楔子   因为没出现茨木所以没打茨草tag

文笔不好 私设众多 架空世界 OOC全是我的锅

这章强行带茨木出场ˊ_>ˋ 微酒红 注意避雷

希望小天使们看文愉快么么哒

@湫洢一 







作为一个强盗,最担心的事情莫过于没有倒霉蛋路过自己的盘口,不过红枫林的小伙伴们表示,他们有话说。

据受害人管某表示,大约是当地时间未时一刻到三刻左右,红叶大姐头拉了一队人马觅食未归,自己与另一受害人首某暗搓搓地摸进仓库想给自己打打牙祭,不料遭遇了犯罪嫌疑人。

“哦呀?继续说啊,别停,接下来到底如何呀?”红叶侧躺在贵妃椅上,一手抚摸着身下的虎毛毯,另只手托着香腮,好整以暇地看着底下两个被害人。

首无心疼地抱紧自己的头,哭唧唧哭唧唧:“不知道,我还没看清是哪个妖,他就把我的头给打飞了,我吓了一跳,然后就大声招呼管狐了。”

管狐拿爪爪蹭蹭自己尚还肿胀的鼻头,眨巴眨巴眼睛,可怜兮兮道:“我听到首无叫我,我回头去看,他的头就啪唧砸下来了,然后、然后我的火铳就走火了……”

首无接着申冤:“我的头好惨啊!它的火铳有毒啊,喷出来的全是烟啊!那个熏得呀!”

管狐接力:“红叶大姐!不是我的错,这时候不知道哪个小混蛋给了我一下子!我已经被打蒙了!”

管狐首无还在跟唱二人转一样念词,红叶翻身坐起来,伸了个懒腰,又懒洋洋地缩回去枕着。一双细长美目从他俩身上细细扫过,笑容缱绻浓丽。

“哦?所以首无你的眼睛当时被它的烟给呛到了,没看见犯人的脸?”

“嗯嗯!我眼睛现在还疼着呢!不信,红叶大姐你看!”首无激动地快跳起来了,举着自己的头往前凑。嗯,确实布满了红血丝。

红叶给他翻了个白眼看,嫌弃地撇过头去,“把你的头拿走,我可不要看这玩意。”

“哈哈哈……哈、哈、哈……”管狐看着首无吃瘪的样子,捂着肚子笑将起来,最后在红叶的瞪叱下默默缩回去,白松松的尾巴讨好地摇晃。

“完了吗?这便是你们俩烧了仓库的原因?”红叶勾着唇角,合掌拍手,“很好,你俩很棒棒哦!烧了我们红枫寨整整三个月的粮草,你们有什么感想吗?”

管狐:“……”

首无:“……”

宝宝委屈,但是宝宝不说。

“我想想看啊……这样吧,若是你们在今晚开饭之前能拿住那个偷袭的人,这件事就从轻发落,否则……”红叶偏头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眼波一轮,又调笑道,“要不接下来这个冬天,你们俩来全权负责我们寨子的卫生问题吧!”

管狐首无听到此言,莫不张大了嘴呆滞地看着自家老大,内心感慨万分,思如泉涌,然而表现出来便是呆若木鸡。见他们还呆愣愣的候在那里,红叶撇撇嘴,一手拍在贵妃椅上。

“还不快去!”

“是、是!”一惊,管狐首无便急匆匆地赶着走了。

未等得他们两人消失在门口,红叶便挺直了腰肢坐起来,拢拢头发,整理自己的衣着。

粮食问题虽大,但终究有法子可解,然而作为一个强盗班子,最恶心的,就是出了内鬼。

粮仓已经被烧,估计已难以找到痕迹,首无管狐大约是逃不掉扫茅厕的悲惨命运了。红叶不想管这两只来日与五谷轮回之物的爱恨情仇,她更在意的是那个偷袭了他们的妖,接下来要做什么。

这个妖揪不出来,她怕是寝食难安,

是无心还是有意?是孤单一人巧谋算计还是相互勾结里应外合?抑或是管狐首无贼喊捉贼?红叶心中千回百转,将管狐首无的话斟酌再三。

“咚咚。” 有人叩响红叶窗棂,没等红叶回应,便开窗翻身进了屋子。

红叶一惊,猛地抬头定睛一看,是姑获鸟。

“姑姑。有事吗姑姑?”

“红叶,妾身要走了,特来告别。樱花留在这里,她不便再追随于妾身了。”姑获鸟压低斗笠,细白的手攥紧伞剑,在微微颤抖。

“怎么?姑姑有心事?”红叶快步走过来,她与姑获鸟之间横跨了大半间屋子。她之前从未觉得自己屋子宽敞得太过了。

姑获鸟摇摇头,抬手止住红叶的步伐,惜字如金吐出了两个字: “……报仇。”

她撩起幕帘,露出一双明亮的眼睛,恰似马蹄踏月的两弯刀,一晃一晃,“姑娘保重,就此别过。若是日后再能相见,妾身定报姑娘救命之恩。”

说完只施了个礼,利落地翻出窗外,待得红叶着急地扑到窗边,窗外早就不见了妖王的身影。

远方幽幽地传来姑获鸟的声音:“与其在姑娘庇护下苟且偷生,莫若使妾身死在守护的路上吧。哪怕,守护一词……着实已谈不上了……”

红叶这个妖骄傲且自信,但她不是统帅一方的妖王。她的高贵在于她的自由,无关乎荣誉与其它,坦荡又率性。妖王的自尊是红叶很难理解的,在红叶看来最好最自在,而非被什么东西给困死,这个东西是钱财也好男人也罢,如今看来要再加一个叫面子的东西,就像凤凰火死时那样。

凤火缭绕其中,妖王的眼睛像是被霞光擦亮,用最后的气力为自己办一场高贵的葬礼。姑获鸟留在屋里,背向窗户,拒绝去直视好友焚化的天火。

那团火焰一定还在燃烧。姑获鸟是如此陈述的。

凤凰火最后留下一片金红闪烁的霓羽,澄澈又炽热,尚留在他们寨子里。姑获鸟说她已经涅槃重生。追随凤凰火的桃花妖说这是主子的化身。椒图说她走了已经免受红世煎熬之苦。无论如何,她都抱着无用的尊严走了,而现在,姑获鸟估摸着也逃不掉去抱着无用的尊严去死。

这让红叶想起大江山上的另一个鬼王。总也很是厌恶自己的行径,每每总来阻挠。嘟嘟囔囔做个山匪有什么好,不如来做他的妖后,风光又体面。

红叶才不要呢。山匪终究是自己的。若是嫁了,自己就不是自己的了。

此时一阵敲锣打鼓声响起,林子里回响着她自由的强盗们的欢呼。

红叶抬头,是尚还明亮的高高在上的太阳,微微勾起唇角,看来是下山去的人马回来了。





红枫林中,最大最茂盛的那颗枫树中心是空的。

据说,这是远在大江山中央的大人物做的一张金贵的空间符咒,内里自成天泽福地,冬暖夏凉,十分舒适。这里便是他们红枫寨的议事堂口。风吟浅浅,树影婆娑,很有一番雅意,万分贴合红叶的审美情趣。

至于红叶怎么弄到手的,则是红枫寨的一个谜,今天也不例外。

萤草是跟着其他人一起下山的,她没怎么出力,大伙儿都见她小小的一只,又不见什么张扬,同她打趣的也少,大约都觉着是个维维的、安分的模样,如同此前被红叶收留的小妖怪们一样。

啊啊这个小妖怪这么可爱,一定在外面受了不少苦,初来乍到我们这个温暖的大家庭,一定很害羞,需要给她更多的关爱,嗯嗯更多关爱。领头的小队长犬神叼着一棵草,很以为然地点点头,陶醉在自己宽广的胸襟之中。

今天的红枫寨小队长犬神也是元气满满的嗷嗷叫着冲在最前面,今天的灯笼鬼也是尽职尽责地做着通讯员的工作,今天的蝴蝶精依旧在自己的匪友受伤的时候没忘记给自己施加逃跑轻盈的妖术,今天的涂壁依旧被遗忘在了队伍行进的最后面……

萤草说不上来是种什么感觉,当时她娇呵一声,高举着自己的蒲公英想去吸一口妖力帮把手,犬神恰好就从前面退回来将她护住,说:“别打!有危险抱头就快跑!”

萤草愣一下,回他一句好的,再又要抡着蒲公英去吸一口被抢劫的冤大头的妖力,倒霉的座敷童子一声卧槽甩出一团火,身后的山童就忽然大吼着冲上来替她挡了这一下。而一边的蝴蝶精被山童吓了一跳,敲着手鼓就给自己施了轻盈妖术,回头一溜烟儿地就拽上萤草跑,贼快贼快。

冤大头一击不中,背上又被人围攻一记。座敷昂首大吼一声:“强匪!你们干了这票,我叫你们后悔终生!”

萤草没听到这话,蝴蝶精已经将她拉出老远老远,直到蝴蝶远远地瞧着了灯笼鬼一闪一闪表示回寨的信号这才拉着萤草回来。总而言之,在萤草自己看来,今天的自己依旧在划水没怎么出力,唯一的贡献又是帮忙把战利品搬回来了。

哦,话说这次的战利品还是有点重的。萤草坐在议事堂里等红叶大姐时如此安慰着自己。

桃花妖与樱花妖两姐妹跟在红叶身后进来了,桃花轻声唤着萤草过来帮把手,小妖怪总算有事能做,松松爽爽地过去了。

红叶问起犬神今天的收成。狗子摸着下巴,他的窝还摆在他脚边,他说:“今天也要重点表扬萤草……小姑娘很卖力啊,一直冲在最前面,拉都拉不住……嗯……很有气势很棒棒啊……”

红叶调笑着:“哦?”

萤草这时还在帮跑太快崴了脚的涂壁上药,隐约听到几句犬神的话,耳根子微微发红,收拾东西快步跑去了桃花妖那里。

哎呀小妖怪被表扬害羞了。桃花妖笑着给了萤草一个抱抱摸摸头。只有萤草自己知道自己在慌什么。今天的日记大约也还是逃不出又被照顾了,又被夸奖了,今天的萤草依旧没也做什么事情呢诸如此类吧。

而另一边红叶他们已经在清点战利品了。这边樱花妖与萤草闲聊时幽幽谈起粮仓被烧之事的进展。

萤草握紧自己的硕大的蒲公英,坚决表示自己有与生具来的天赋光合作用,有太阳的日子里可以不吃饭的,一定饿不死。这样就能把她的口粮省下来了。

樱花妖愣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萤草以为他们遭遇粮食危机了,无奈苦笑着摸摸她的脑袋,说:“无妨的,不碍事。你该吃吃,该睡睡。”

蝴蝶精蹦蹦跳跳地过来,娇笑着用手指在药膏上抠了一块抹在萤草颊上,“小草想什么呢?”

萤草当即蘸了红药水给蝴蝶精也画了一道,樱花妖觉得好玩,看准时机再挖了一把跌打损伤的药擦在自己妹妹额头上,惹来桃花一挑眉。

“好哇!姐姐你摸了我的脸就是我的妖了,还不快快把脸凑上来让我画一道?”桃花一手红药水,一手绿软膏,作势就要往樱花脸上糊。樱花连连摆手给妹妹求饶,几个姑娘都调笑在一起,引得旁人也看过来,莫不被逗得前仰后合,最终又是众人一块笑开来。红叶他们尚还没能清点完毕,也被拉进了嬉戏打闹中。

堂中上下都充满着笑意,像一碗温热的醇酒,在慢慢发酵。炉子里的火烧得很旺,薪柴噼啪作响,偶尔迸出一两颗火星,散发出浓郁的松木的软香,拌和着药物的清香,莫不其乐融融。

不少时,童男童女还有其它小妖端着酒杯餐盘鱼贯而入,大姐头红叶笑着招呼大家快快入座,却又给刚刚进来的小妖们每人糊一把酱汁在脸上,这才心满意足地让众人落座吃饭,然而此时涂壁已经拿墨汁给犬神的狗窝又重新上了个色。

……

真好。此时萤草脸上的药膏痕迹还没擦掉,大家伙儿基本都顶着一张可笑又可爱的脸在进食,每一口饭的气味都扑鼻而来,醇厚而香甜。

此时的红叶林,此时的大家,分外像是一家人。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那团被遗忘在角落里的战利品其中一个阴阳容器抖动了一下,毫无征兆地啪唧炸开来,竟滚出一只生着松软白毛的团子来。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