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魂千

海星与水母与蟹与虾与番茄甘蓝香蕉茄子与海兔

他们是世界的礼物

【茨草】窃窃偷生 第二章

感觉身体被掏空23333

养成梗慎入




文笔不好 架空世界 OOC全是我的锅

感觉茨木被要被我玩坏

了(╯°□°)╯︵ ┻━┻


@湫洢一 


白团子被爆炸的冲力带得往前滚三滚,啪唧一张软绵绵的小脸印在铺着编织毯的地板上,似乎是刚刚出生的婴孩,手脚都软着,在地上划拉扑腾了几下子,没能站起来。众人的目光都追着他过去,首位上的红叶率先站起来,踌躇了一会后向前走去。

萤草目光越过手边的蝴蝶精,一边嚼着饭,一边好奇地探出头去张望。看见一只白松松毛茸茸的小妖怪,脑袋上支棱着一对红珊瑚形状的角角,拖着明显大很多号的衣服趴在地上滚成一坨。

红叶空有两团颇具母性光环的赘肉,但看来是不晓得怎么应付小孩子,萤草觉得大姐头蹬着一双木屐子比那小团子高那么多,应该不至于如此谨慎才对。

红叶用手去戳戳他的头,女山匪精心保养的瑰丽的红指甲刚刚戳上这小团子的额头,不料这小妖怪一昂首就嗷嗷地哭了起来,红叶便僵住了,甚至有些冒冷汗。

红叶活的年岁虽不算长,但也着实不能称作短了,只是怎么也没管过小孩子,而此时竟被一个小妖怪吓到手足无措,说出去也算是个笑话了。

红叶大姐挑眉勾唇,觉得不能怂,自己多少要给点反应,否则只是让自己人看笑话了。

就在刚要作出反应的大姐头身后,眼尖的桃花妖忽然开口说话:“咦?红叶,你瞧这孩子,是不是断了只臂膀?”

“啊?噢,对耶!哎你们来看,这是什么!”红叶才暗暗松口气,顺着桃花妖的台阶下了,再又仔细观察了这只小东西,这才发现他竟是只有一只左手,“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才这么小的小孩子!你们都过来,还吃什么吃?!”

红叶撩了撩他的袖子,右边空空荡荡的。

萤草在桃花说出他断臂的时候就腾得站起来了,靠近时小东西已被红叶揽在怀里,此时那个小团团抬起头来看她,琥珀般的眼瞳闪着光,湿漉漉的很是迷茫,腮边覆盖着红珊瑚色的角质,整一个圆乎乎软绵绵的小崽子。

完完全全是手足无措的模样,看得萤草心都软得不出个样子。姑娘们挨个儿上手呼噜了一把小东西的头毛,小东西只眨巴了一下眼睛,傻愣愣的不知如何是好。

众人也都围上来,外围的犬神探着头却怎么也突破不了里头一圈母性大发的母妖包围圈,颇有嗳大兄弟看呢让我也瞅两眼呗给我瞅瞅呗求求你了这般意味。

桃花道:“手臂是被刀给砍掉的,没有妖力痕迹……那便是人类?”

蝴蝶精道:“啊?怎么会这样?他好可怜啊……”

樱花率先提议:“咱们养起来吧,这么小的孩子,也没人看护着。”

红叶放开小团子,萤草顺手将他搂过来,小胖脸在她衣襟上蹭了蹭,尚还带着刚刚摔地上时印出的红痕。仍是无邪又懵懂的表情,大约是脑子跌坏了?……

萤草在心里默默呸了自己好几下,这么可爱的小崽子!她抬手去揪揪他的衣袖,轻飘飘的东西,底下也破破烂烂的,这才注意到他可能没吃东西,也还脏兮兮的。萤草心里的小人握爪垂了自己好几下,怎么才注意到啊!

红叶走到一边,捡起散落地上的容器碎片,手指在那羊脂白玉上来回摩挲,暗自忖度着。她回头看看,萤草已经抱着那孩子去给他喂饭了,小东西顶着一对鬼角不停地摇晃,看起来有点傻。

大约是自己多心了。

大多数人又都去围观团子吧唧吧唧的吃饭去了。唯桃花注意着红叶的行径,女孩子有些疑惑:“怎么了红叶?”

红叶顺手将碎片丢给桃花妖,暗暗道:“好东西呢,一般的妖怪估计还真炸不开这个金钟罩。那崽子又一副心智未开的模样,你说,他会是什么来头?”红叶挑着下巴,眼神玩味了起来。

“会不会很危险啊?……”桃花妖拿袖子掩住唇齿,同她私语,“要不我提醒一下小草?”

“嘶……那倒不用……”红叶略略思索一会,盯着那小崽子,正死死霸占着萤草的怀抱,这会他总算玩开了点,不见刚刚傻乎乎的样子,正追着萤草的筷子咬。

“蛮好玩的是吧?”红叶笑将起来,睫毛微微扑闪几下,令人心动不已。她似乎有点头绪了。

据说作为那日粮仓意外走火的后续,大姐头他们昨儿吃晚饭时又炸了什么东西。今天的枫叶林开始流传起不一样的传言。

是萤草带着的那个小东西?

是啊,据说还是个小残废呢,断了条手臂,撑破了人类阴阳师的法器勉强出来的。怪可怜的哎!

真是这样吗?……

萤草弯腰牵着小崽儿的爪爪,出现在众人面前,身后总也传来奇怪的话,他们说的不假,但听着总也不舒服。小崽子总是没什么表情,她同他打满算也只认识了三两天,崽儿看来还不会说话,萤草有时不太吃得准他是什么意思。

也许许多时候他也就真的没什么想法吧。

这两天红叶安排萤草安心在山上带娃娃,暂时不比拎着她那朵硕大的蒲公英跟着他们跑来跑去了。实则不然,萤草也还是要抱着她的宝贝蒲公英跑来跑去。

因为萤草发现那个小团子很喜欢她这朵毛茸茸的蒲公英,会追着拍两下。停一会,瞅瞅她的反应,再又欢乐地转过去多拍两下,最后就是扒拉着蒲公英杆杆不放了,好像这就是他喜欢东西的表示。

别问萤草怎么知道的。开始时那小东西时不时要拽拽她的衣角,那时她笑着过去摸摸他的头,抑或捏捏脸,他会露出一种茫然不知所措的可爱表情,圆圆的耳根红成枫叶的颜色,一开始萤草以为是他不喜欢,然而不一会儿,小东西便红着一张小脸,挪一下又挪一下地悄咪咪凑过来蹭她的手了。

你摸摸,你摸摸呗。

熟稔了后,小崽儿在她床上玩不知什么游戏,绕着床帏咕噜滚一圈,就要扑进她怀里来抱抱,然后再在床上滚一圈。累了就一点点蹭着床铺过来,小心翼翼地靠着她缩成一团,被子被崽儿蜷得一团糟。

蝴蝶精偶尔把他抱怀里蹂躏一番,白软的毛发炸起来,他也不气恼,由着她胡来,还是一脸疑惑,大约是不理解这个动作的含义。

樱花妖如果在旁,定会逗逗他:“这是蝴蝶姐姐喜欢你呢!所以来这样揉揉你呀。”

萤草一般会不好意思地笑笑,最后也大约是同蝴蝶精娇笑着搂成一团去的。小崽子看到了,可怜兮兮地伸着独臂,咿咿呀呀地也要同萤草抱抱亲亲举高高。

萤草总会满足他的要求。一点点,一点点。萤草觉得作为一个孩子,这样的要求着实不过分;那团子看来却是总也自己要的太多,幸福满得快溢出来了。

小崽子孩子心性,似乎真的想得很直白。今天要到了十八个抱抱,两个亲亲;明天给自己立一个小目标,争取过二十……

数到最后,双脚都用光去了,只有一只爪的小妖怪不满地咿咿呀呀叫起来,冲着自己的右袖好一阵呲牙咧嘴,最后耷拉着眼角,拉着萤草的手过去给他数。

萤草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只当是个游戏,而这个小孩子喜欢罢了。

她将他原本穿着的衣服洗了,修修补补给他套上,他抓抓衣服上的补丁,两下张望,疑惑着这是什么东西,别提有多变扭了。

这不好。小草此时莫名其妙地钻了牛角尖。

萤草为他的衣服着实苦恼了很久。她去借来寨子里其它小妖怪的衣服给小崽子看,小祖宗摸摸这个看看那个,抿着一张小嘴皱着小脸,挑剔的很。

椒图听鲤鱼精念起这件事,她的蚌壳微微开了一条缝,鲤鱼精一双灵巧的手指抓住机会,死命扳着蚌壳不让她合拢了。

鲤鱼精凑到壳边上,一口一个好姐姐,甜的能流出蜜来。

“你就帮帮忙呗……小草也不容易啊……”

“就那个小孩子?”

“对,只他一个。姐妹一场是吧,椒图姐姐,你就帮帮她吧……”鲤鱼精感觉自己都快被自己恶心死了。

“那拿什么作衣服……呀!”

鲤鱼精推着椒图的宝贝蚌壳来到湖边,萤草一手抱着娃娃,一手扛着她那宝贝蒲公英,脚边堆着许多材料,可不是就等着椒图了。

“你们啊……”椒图无奈地摇摇头,笑着总算打开了蚌壳,撑着腰肢坐起来,她将自己瑰丽的鱼尾探出来,细密的鳞片闪烁着珊瑚的绒光,“小草,那我来教你怎么作衣服吧……”

“谢谢椒图姐姐!”萤草乐得合不拢嘴。

又折腾了大约三两天。

百无聊赖的崽儿在旁边将萤草裁剪剩下的边角料撕成更小的边角料,最后变成沫沫星子。

蹭过去,萤草看也没看他,她盯着那不知道什么东西的东西好久了。

“别闹,乖啊崽崽。”

乖崽崽的小妖怪一张乖巧的脸难得的出现了愤怒到扭曲的表情,咧嘴是一口尖锐的鬼牙,圆瞳危险地竖起。

历练使人成长。此话不假。

经历了妖生大起大落的小妖怪也迅速成长,崽崽开口第一句话命中注定成为名言警句,只是声音太过软糯黏糊,再多气势也成了撒娇的腻味:

“崽不要乖!”

评论(9)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