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魂千

海星与水母与蟹与虾与番茄甘蓝香蕉茄子与海兔

他们是世界的礼物

【茨草】窃窃偷生 第三章

架空世界 文笔不好 OOC全是我的锅

四级考完要搞事 然而今天出狗子

( ̄▽ ̄)




所以就把后面的狗雪先提上来吧2333333

多少 庆祝一下呗嘿嘿嘿


这一章没有写茨草 所以不带茨草tag

本章全篇狗雪 注意避雷

给小天使们笔芯么么哒( ´ ▽ ` )ノ@湫洢一 






忘川流间,奈何桥前,地府阎罗殿。


三生途畔,冻土丰山,寒脊连绵峦。


丰山天池峰,一条蜿蜒曲折的溪流裹挟着雪水奔赴人间,终点正值阎罗门下黄泉海。


山麓河畔浅滩上生出茂密的芦苇,枝枝叶叶倒伏葶苈漫延开一片空白,而有时飞絮追逐雪风飘出很远很远。


皓月清辉,阎魔这位阴间的女皇偶尔会在下游的黄泉捡到清丽淡雅的雪莲,肥厚的花瓣上尚还凝着霜华,透心的凉。


分明已经向人世吐露出蕊芯,雪莲却还 也是拒绝的清冷模样。哼,虚伪。


女皇陛下在明月上发出圣谕。既然生来金玉质,那堕入泥沼中也是无妨。自命清高,作而已。


雪莲被判入狱,结局是落入黄泉中。大约会被卷入浑浊的波涛中绞成碎片吧。


此时地府忽然卷入一袭冷气森然的风,引起黄泉海一阵动荡。月白色的肉眼可见凝聚而成的风半空中劫住雪莲,托举着,被一只苍白的手接住。


“你没资格送它投胎去……以后,天池的东西,阎魔大人少碰的好。”冷峻的声音,不紧不慢的步调,鸦青长翼优雅扑朔,那人温润却冷淡、从容且无趣。


因此阎魔讨厌他。大天狗。同为一方妖王,这个光杆司令实在惹人厌恶。若是平时,大约会给他冲脸糊一巴掌。只是她今天心情不坏,不喜打架斗殴。


女皇龙颜露出一个微妙的笑,红唇开合突噜一个滚字。大天狗扑扇了两下翅膀,落下两片轻羽,此外再无反应。


十分文雅。没有暴力冲突。


看看,真是无趣的妖怪。还不如她阎罗殿的锅,多少人家会弹琴,这个连话都说不利索。


无趣的妖王对她也兴致缺缺,留下一个背影乘风归去,羽翅带起一阵不大不小的漩涡,然后趋于平静,止于寂静。


黄泉海上游倒挂飞瀑,越过尖锐的冰棱和干冷的雾,空气愈高愈稀疏,股风愈潮愈凛冽。天狗足下冰河匍匐成巨大的白蟒,没有仓木似穹顶的从支,干流上漂泊的浮冰轻巧而危险。


强劲的羽翅延展开来,翼尖卷过的气流汇成两股急流,穿山风托举着大妖怪滞于半空。雪莲在他掌心幽幽发着蓝光,浅绿群青流转成靛紫,吞吐细细,恰有生声。


骨节分明的手指点上去。


花瓣有神,重重铺开,飞出一缕魂体,半透明的虚影曳着蓬松飘逸的尾,露出巨兽的形体。雪幽魂。


巨兽睁开眯缝着的、淡漠而狭长的眼,口中噙着悠长高调的音,吟着解放的调子。


它漂浮在他身边,轻轻蹭蹭,翻露出柔软的肚皮。表达着亲昵。大天狗则放柔了脸色,伸手摸摸,指尖穿透过去,臂膀上朦朦胧胧罩了层浮光。


魂体无形啊。


雪幽魂口中引出悲哀的呻吟,绕着他盘旋了两圈,慢吞吞游走了。


雪山天池守护者一脸茫然无措,慢吞吞回到冰冷的天池边,他也依旧保持这个状态。捻一把雪花,细碎如沙砾,一抹,掌心里融化成水,凝成天泪。


滴答。是记忆里水滴的声音。


大天狗仔细回忆了一下山下修行时的情景,长天哭泣时坠落下腥的湿的水,神明惆怅时落下轻的飘渺的雪,闪电蛇行劈开乌云,惊雷遥远却震耳欲聋。还有倒悬的沙暴,逆流的河川,擎天巨木枝桠茂盛似钢铁,明月清风共勉,满天星斗争艳等等诸如此类风花雪月美妙之事。


他眨一下眼,长睫微颤,尽头结了一点霜。


抬眼望去,雪风白雾茫茫里,山峦贫瘠的一如戈壁荒漠,唯有窈窕的陡峰连绵成一线,划分天与地,雪与雾。


白云白雪白衣人,白天茫茫真干净。风起,细碎的雪粒子刮擦石壁,悉悉索索悉悉索索,仿佛谁的低语。


“阿雪,是你吗?……”


妖笛声缥渺虚幻,令人捉摸不透。天池仿佛深蓝的宝石镶嵌山间,成为不知何人相守的契约。


坠入湖水里曾有一只颤抖的冰冷的手笔直伸向天空,刺骨的水流将遗言吞没,变成那妖怪心底永远的遗憾。


吾之言语表达自阴间,吾之目视遥远自云焉,吾之归路唯有轮回显,吾心向往止于两相忘。


如果世间真意为失却与遗憾,那么大义便只余下偿还与陪伴。


妖王大天狗多年前放弃自己的领地,孑然一身来到雪峰,孤独地守护天池的冰凉与火热,寂寞地陪伴着雪原的寂寥与喧嚣。心头充盈着一个人的背影,她从容赴死,显得悲凉又伟岸。


长年来的思念将她的影子无限美化,践行大义的大天狗如今走上一条偏执狭隘的路,而替她担起守护的责任,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白头偕老。


大概是心死。


他背后浮现一个美丽挺拔的身影,白发飘飘,蓝眸深邃,分明倒映他吹笛的影子。她说不出话,他俩早已白头,只是到老,还为时尚早。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