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魂千

海星与水母与蟹与虾与番茄甘蓝香蕉茄子与海兔

他们是世界的礼物

【茨草】窃窃偷生 第四章

脑洞刷起来!既然已经考完了四级,那就造作起来!!


主要是 你萌沐雨更了呀!!!(≧∇≦)吃得我一本满足啊啊啊啊跑圈跑到停不下来

那我也更!我是今天要把主线拉出来的人\(//∇//)\




文笔不好 架空世界 OOC全是我的锅

@湫洢一 







“知错了吗崽崽?”萤草一脸严肃地管教小崽子。

“嗯嗯……错、错了……”崽子点着小脑袋,一下又一下,十分乖巧懂事的模样。

“知道你错在哪里吗?”萤草杵着蒲公英,一脸的铁面无私,看来丝毫不为其所动。

“崽、崽崽错了……崽崽错了……呜呜”小崽子眨巴眨巴湿漉漉的眼睛,讨好地凑上去揪萤草的衣角,拧巴着一张小脸,十分委屈,似乎下一秒就能滴下水来。

“不行,崽崽要先说崽崽错在哪里了。”她蹲下来抱抱哭唧唧的小妖怪,又捏了捏崽子的脸,“知错就改还是乖孩子哦崽崽!”

“崽崽不知道呜呜……”

萤草听得心都软成一滩水,放弃了让小妖怪认错的目的,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溺爱。

“红叶姐,你看这个,要不算了吧就?那么小一个孩子,懂什么啊。该是我没能把他教好,我……”

红叶轻啜一口茶水,漫不经心地欣赏着自己的指甲,“不行”俩字干脆利落地从那张嘴里蹦出来。

“红叶。”萤草嗔怪地念叨她的名字。

红枫寨寨主将自己的坐姿摆正,再念一遍。

“不开先例。”朱红流光似玛瑙,溢彩生姿,不容抗拒。她窗外有几多重天红枫飒沓,此时愈烈愈冷情。

红枫寨有条不成文的规矩,无论是什么妖,若是开了神智那边一视同仁。不留窃贼,不留叛徒,不留造谣传谣者。

暗搓搓劫了萤草替他做的新衣的小妖怪,犯了窃字大忌——萤草觉着无妨,只是崽子心觉被忽视,无意而为罢了。红叶不这么认为。

萤草听不太懂红叶的解释,什么深入发展管理体制改革加强管理体制效率的东西听得她脑袋嗡嗡作响。

“那你要怎么办?”

红叶挥挥手,蝴蝶精将手鼓别在腰间,抱了崽子推门出去,萤草下意识回头用目光去追他,他当时一脸无辜又懵懂,黑目中金眸熠熠生光,小心翼翼溢出少许情绪,哐铛一声掀翻在萤草心底。

周边的景物一一退后,变成凝滞的虚影;色彩纷呈的室内逐渐冷冻成灰白,只剩萤草衣角翠绿愈来愈招摇;各种流动全都被屏退,只有一缕若有似无的草香勾动心弦。此时小妖怪一个哆嗦,觉得周边寂寞又喧腾,熙熙攘攘地争夺又厮杀在一起。

五感传来驳杂庞大的信息,他一下被砸的晕乎乎的。

哐一声木门紧实合上了。屋里一切仿佛被隔绝成两个世界,他清醒过来。

他擤擤鼻子,打了个喷嚏,再揉揉眼。肉眼可见的妖力波动在面前呈现,像是翻开一卷久违的画卷,周边的妖力分子都在兴奋地战栗,拥挤着颤抖。是恭维?是臣服?是怂恿?血液里什么东西沸腾起来,莫名其妙地掀起了血雨腥风,叫嚣着去撕裂、去破坏、用暴力去夺取想要的东西。

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暴袭来迅速,消失愈发快捷。小妖怪从里面挣脱出来,声音依旧黏黏糊糊的软,细细密密的绵,但他觉得自己现在冷静得可怕。

遮掩的幕布悄悄掀起一个角,一只鬼在温情后面咧了个狰狞的笑,如坠冰窖的窒息感铺天盖地而来。

“蝴蝶姐姐。”小妖怪揪揪蝴蝶精的衣服,“草怎么了?”

“不知道哎,我也不清楚……”蝴蝶精给了一个算不上答案的答案,崽子将眉头堆砌成思考的形状,惹来蝴蝶精将他头毛一阵呼噜。

小妖怪不动声色地任她揉,完事后小小啧一声,舌尖舔过犬牙,莫名烦躁。




等到萤草从红叶房里走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吃饭的时候。蝴蝶精已经带着小妖怪吃过,不知为何今日偏生食欲不振,吃了没两口便罢筷耍起性子了。

萤草一边听着,一边先将小妖怪接过来抱在自己怀里,上手后又觉着重量不太对。

戳戳崽子的脸,“是不是吃胖了?……”

崽崽尖尖的耳朵红了红,“没有!是草今天累了。”

萤草轻笑,“那崽崽陪我再吃点呗。”小妖怪咬着手指头,犹豫着点了点头。

这晚吃饭时,萤草把一口饭塞进团子嘴里,小妖怪鼓着腮帮子愈发圆润的可爱,摇头晃脑依旧如往前的样子。

萤草这个时候说话了,语气平静,仿佛只是陈述着天气如何晴朗。

“崽崽,你记得你的名字吗?”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