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魂千

海星与水母与蟹与虾与番茄甘蓝香蕉茄子与海兔

他们是世界的礼物

【阎判现代AU】向上司的黑恶势力低头

一个奇葩的搞事产物 轻松娱乐向( ̄▽ ̄)





董事长X秘书 办公室羞耻play



感谢沐雨小宝贝@这是一个看文的号 倾情赞助的梗吼吼吼

OOC有 私设众多 注意避雷

@湫洢一 来来来一起搞事啊(●°u°●)​ 」






阎氏集团阎罗殿有限公司现任执行董事阎大佬最近有点烦躁。

倒也不是她阎罗殿的买卖没人光顾,更不是公司资金周转不畅通,利润回本慢。

阎魔烦恼的事情是手下人可能太多了,多到一有事情就会被毫不留情地完成掉,手起刀落般利落干净。

阎王爷其实应该高兴自己手下员工挺能干的,但她只是不爽那种被架空的感觉。坐在装璜精致的办公室内,阎大佬孤独地享受着曲高和寡的空虚与寂寞,觉得自己不能这样下去,不然迟早被无聊死。

做一个决定对行动力拔群的阎大佬来说并不算什么,至于怎么搞事情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面色冷淡的秘书携着需要签名的文件叩响红木门,没得到回应,再又抬手礼貌地敲门。

半晌,办公室里面才慵懒地响起许可的声音,隔着木门听不明晰,悉悉簌簌撩人的痒。

“打扰了,董事长。”

秘书推门而入,猝不及防对上一双紫红的鬼角,惊得他下意识便碰地把门摔上。

捏着门把手,秘书暗自苦恼是不是自己打开方式有问题,心中默念一遍马太福音道德经普门品金刚经之后再将门打开。

吱呀——

正对面是宽敞明亮的落地窗,暗红的厚重窗帘收拢在两边,流苏拖曳在地,红木沉桌方正摆在中间,案上摆着赏心悦目的盆栽花卉, 和一杯咖啡。

少了点什么。

少了他那忠于搞事的上司。

转头,立柜的鱼缸里数尾观赏鱼三五成群,尾鳍招展成一朵朵斑斓的云,游得正欢。底下木柜光亮的漆上手绘明艳的植物枝枝叶叶蔓开一圈。

他画的。那时候还刚刚开始跟阎魔,没什么经验,只是不料对方居然是如此清奇的一股泥石流。

虽然不知道上司当时是怎么想的。秘书至今没想明白这个问题。

然而就当下而言这个不重要。他明明是来找他上司的喂。

“在看什么?”

秘书身后袭来低沉沙哑的声线,女性的声音显得十分诱惑。他抱着他的文件夹不知所措地转过来,办公室另一头摆着精致的小圆桌,他上司陷在柔软的沙发芯里。落地窗的光自她身后追来,亲吻在衣角与眉梢,她像坐在云端里的人。

“过来。”

秘书有些恍惚,走得有点慢,阎大佬的办公室太宽敞了些。

一只高跟鞋被遗弃在桌角,阎魔搁着脚,昂头,视线飘到秘书不露窘迫的脸上,对方与她对视一眼。

啧啧没意思。

他旋即俯下身来,文件被丢到一边,自觉地将鞋拾起,替她穿上。

鞋扣流光溢彩,鞋面干净光亮,惹人心痒痒,只想去亲亲。秘书有些恍惚。

阎魔一把揪住他领带,强迫他拉进同她的距离,好让她仔细端详他的脸。啊她的小秘书天生长了张冷脸,底下人明里暗里喊他判官,死活不论,只看业绩。这讨嫌的冰山脸这会儿比之前瘦了不少,活该天天埋汰在卷宗堆里,抢她活儿干。

阎大佬越想越不舒服,一脚踢飞刚刚穿上的鞋,顺势将手头一个夸张的鬼角发箍套在他头上。

“这是……董事长我……”

被粗暴对待的小秘书有点蓝瘦,黑着脸,要将它摘下来。

“不许摘下来。”阎魔凉凉地开口,只手托腮,好整以暇,“公司要推新一季产品了,这是样品,就由你来做用户体验吧。”

她轻睨一眼判官,接着说:“不错嘛,刚刚都会摔我门了。”



集团下属人员自当日下午多了一个茶余饭后的消遣,就是董事长的秘书大人忽然就转变了衣着风格,一改往日的高冷禁欲系男神形象,开始往乡村民族风杀马特男神经发展了。

证据便是他一连带了将近半个月的紫红色鬼角发箍。

据说他戴过的那个发箍惊艳到了董事长大人,也不知是真是假。

评论(8)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