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魂千

海星与水母与蟹与虾与番茄甘蓝香蕉茄子与海兔

他们是世界的礼物

【茨草】窃窃偷生 第五章

剧情真的好慢啊好慢啊【嫌弃自己ing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茨能有名字 也不知道这一章写了点什么东西


唯一的亮点可能就是总算让姑姑出场了吧…@湫洢一 


架空世界 文笔不好

OOC全是我的锅

感谢各位小天使的资次( ̄▽ ̄)











次日,帚神按平日作息早早地起来床,出了门去进行它的扫地大业。

路上碰着刚刚放班回来的灯笼鬼,彼此身为红枫寨伟大的后勤保障人员相互仪礼,寒暄一番劳动人民的阶级友谊。

又是新的一天。

帚神没跟别只妖说过,帚神有个很大很远的梦想。来日有天它摇身一变,修为有了长足的长进——就像领域一方的妖王们那样——它的扫把一扫便是一片清净,没有一片落叶,没有一缕尘埃。

它眨巴眨巴豆豆眼,呼噜一把微硬的扫帚毛,啪嗒啪嗒甩着俩小短腿跑了。

背向的地方,萤草打点好包袱背上,再把半睡不醒的小团子摇醒,洗漱完毕之后,拉着他的独臂静悄悄出了枫林。

“草,我们干嘛要走呢?”

“因为崽崽不是我们这里的妖啊。”

“我怎么不是呢?因为我只有一只爪吗?”

“当然不啊……”

萤草停下脚步,把小团子揽进怀里搂住。

清新淡雅的草香满满地将他裹紧,饱胀得快要溢出来,她讲话从来都软糯糯的像牵引着糖丝,这会子带着安慰的口吻,轻盈捉摸不定。

小妖怪张了张口,没说话。他大约知道她在同情他,心里无由烧起来一团火,钝刀子割肉耐磨着他近日来刚刚生出的一丢丢自尊,有股酸涩的难受,任由萤草牵着他离开了。

几米开外就是他们俩居住了大约十日不到的小屋,再走不多时就是红枫寨的北门,若继续往前两三里会是红枫林的边缘,崇山峻岭外是他所不具备记忆的地方。

有点失落。

“崽崽!你看!”萤草忽然兴奋地拉住他。

闻言,小妖怪抬头,顺着她葱指看去,彼方是一望无际的悬崖,金黄的山林与广阔的穹宇明明朗朗、大大方方地铺开来,干爽沁凉的风迎面飒沓而至,其上是高且轻浮的绵云,浅光投影出婆娑的碎影。天神鬼画这样流利的曲线、层层渐染的色采,此间该有一番深意,使人觉醒,教人开悟。

难怪萤草这样开心。

但对他而言没什么吸引力。他记得他分明见过更大更高更好的风景,只不知是何时何地与何人看的何物。

此时萤草眼里有更明亮的深蓝的星空,璀璨夺目。被他发现,而后小心珍藏起来。




蝴蝶精是个过得很自在的妖精。她会用珊瑚作成精致的摆件,剪一对云纹贴在窗台上,花各种小心思来装扮自己的小屋,包括在小铜炉里点异域的馨暖奇香。

刚刚山兔推门进来的时候,被那熏香熏着鼻子,打了一个小小的喷嚏。

蝴蝶精睁眼的时候小小地惊了一跳,发现床边蹲着山兔,额头上支着小肉角,鬓角垂着嫣红小辫。

“呀!……你?”

山兔正一下一下敲着蝴蝶精的小手鼓玩,红木包边锡铜响片,玲珑精致,声音清脆悦耳。她听到声音,毛绒绒的长耳朵动了动,口中悠啭出甜美的声调。

“哦哈哟~”

山兔手脚并用哼哧哼哧地拽着棉被爬上蝴蝶精的床,她将手鼓抱在胸前,咿咿呀呀地念些东西——语速快,奶音含糊黏腻,她又带着很重的口音。

蝴蝶精听不懂,并摆出蒙圈的神情。

山兔苦着脸,将手鼓丢到一边,拽着自己两只耳朵思考了一阵。

“肘、叟……”

“什么?”

山兔眨眨眼,十分吃力地吐字,似乎在她小嘴里含着石子讲话:“走了……草跟另外一个……”

“啊?”

一刻钟不到,武装到牙齿的蝴蝶精包袱款款地准备下山,去带回她迷途的小伙伴萤草了。

手鼓往腰上一别,眼罩一勒,招财猫御魂在胸前闪闪发光。高速急救小蝴蝶的一天从找人开始。

山兔窝在赤色蛤蟆上冲她挥舞手绢。

“拜拜~”

“哎?山兔你不去吗?!说好的高速急救小伙伴呢?友谊呢?!”





“啊呀,孩子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呢?”

独行的女子蹲下来,撩起遮面的幕帘儿,露出一双澄明的蓝眸,向蜷在角落里的小东西搭话。

身着红衣的童子将脸撇去另一边,兀自抱着膀子缩在角落里。寨窄一方屋檐遮不住寒潮的秋雨,湿透的发丝服帖地倒在额头上,雨珠顺着它淌下来。

“……我不想回去了。你走,不要你管。”

女子莞尔一笑,自腰间取下佩刃递给她,竟是一把伞的样式。

“那就收下这个吧。妾身的伞可比那些家伙的剑更有用哦。”

童子疑惑地接过,发现对面女子的手竟比常人的宽大许多,定睛一看,居然是取而代之的鸟的翅膀!

“你?!”童子惊恐地抬头。

那羽翼瞬间反制住她的手腕,使之吃痛之下使力不得。

“亲爱的孩子,你到底想做什么?”红唇笑意不假,禽类翎羽沾湿后柔软依旧,只是触感冰凉,羽刃收拢如刀绞,带着欺瞒性的痒。

妖王姑获鸟。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