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魂千

海星与水母与蟹与虾与番茄甘蓝香蕉茄子与海兔

他们是世界的礼物

【茨草现代AU】新年贺岁

是不是现在发太晚了点233333


算了反正是深夜搞事 我无所畏惧ε-(´∀`; )



有个小仙女放我鸽子@湫洢一 

而我已经挡不牢了ˊ_>ˋ比起更新我更需要睡眠

所以 晚安么么哒

祝大家新年新气象@



微风,中度雾霾,晴朗,室外温度9摄氏度。

霓虹灯嘈杂地闪烁,车前灯远光近光来回切换,明明灭灭闹着一番喧嚣。

穹顶的银河看不清晰,地上的光流汹涌澎湃,激荡出阵阵冰冷机械的轰鸣声,没有温度。

钢化玻璃上投影一个人,孤零零的。萤草关了灯,没拉窗帘,屋外有涌动的暗流惹得素来浅眠的人睡不着觉。

她抓着枕头厮磨了一阵,最后认命地起床去拉帘子。

柔软的布料悉悉索索地发出摩擦的声响,两只赤足轻踩在毛茸茸的地毯上,像只起夜的猫努力不发出任何声响。

高楼公寓里往下望,可以看到远处的广场。跨年夜,可想而知有多热闹快活。可惜,萤草注定与那摩肩接踵、人头攒动的场面无缘。

人群恐惧症。萤草受不了那个拥挤。

她苦恼过这种难熬的病症,为此也曾偷偷掉泪,小声呜咽着咬住被褥,静等昏黄的黎明与白色的午夜相继轮换。

没什么用。一扇门关住了,有些许光线自门缝里透出来,她抓不住,也无开门的钥匙。

接着就是一段自暴自弃的人生,唯有那束门缝外来的光,恒久又坚毅,令人向往。

萤草此时了无睡意,玻璃窗上倒映的影子是副瘦弱的身躯,睡袍下露出细的、白皙过分的四肢,脚踝还留着些微红印,刚刚下床时磕着了。

而寒冷使疼痛不再疼痛。

此时外面的夜空忽然升起一颗燃烧的星子,陡然炸开,变成一朵绚烂夺目的花。

紧接着是还有更多的烟花,桃衍的粉、血捻的红、海潮的蓝,伴随着悲悯的爆破和轰鸣,五光十色争奇斗艳层出不穷。

倾泻光辉如瀑,连压迫的雾霾都被渲染成奇幻的绯霞。美啊。

萤草忘记披外衣,冷得抱住自己的膀子。

看来是零时了。

她呵出一口气,淡淡地念,新年快乐。

一只手从背后抱住她,背部贴上温热硬朗的胸膛,额上被那人搁了下巴。

萤草微愣,旋即明白偷袭的是谁,稍许挣扎一下,咬着唇道,放手。

不放。难得茨木的声音慵懒而沙哑,声线起伏撩拨她心弦,透了些难掩的不满。

萤草选择妥协,放弃挣扎。这纵容来得太快,而她常常心软。

怎么醒了?我吵到你了吗?

回答说,没有。我伸手一摸我媳妇儿没了,就起来看看。

哦。萤草不想接他话茬,转头去装作欣赏烟花汇演。

你看,烟花。新年快乐。她指指窗外。

不快乐。

嗯?萤草双手柔荑搭上那只环在腰间的手。

你看,我都一年没抱你了……茨木将头埋进她发间,温存的吻落在鬓角。

萤草有些哭笑不得。

你也只有零点的时候没这样啊。

评论(5)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