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魂千

海星与水母与蟹与虾与番茄甘蓝香蕉茄子与海兔

他们是世界的礼物

【茨草】窃窃偷生 第六章

考试考完很舒爽的我

考试考完打算搞事情的我😂😂😂


文笔不好 架空世界 OOC全是我的锅

今次也依旧没有让剧情走快一点的我眼泪掉下来




@湫耳朵 

文学史都挺过来了不打算来一发吗?









他们在山里停留的时间不短,山野精怪大多阴气重些,日光下不便行走,于是萤草带着崽子晚上披戴着月影星辰赶路,白天则沿着山溪沟涧歇息,走走停停的算不上称职的赶路,好在两人都很适从。

山路始终在林间呈一条纤细的曲线,若隐若现,牵动着远方的地平线。

萤草总能隔着很远便察觉车轱辘的碾轧声,提前就能绕开,远远地避开他们以减少麻烦。小妖怪问她怎么做到的,草妖蹲下身五指轻拂脚边的草,妖力脉络流动着恰似冷翡翠一般的闪闪萤光,从叶尖到遒劲蟠龙的根须蔓延开去。

你听,沙沙地响了,我的兄弟姐妹们在讲话呢。草木生辉,勾勒出奇异的腾纹,光焰摇曳生姿,最后趋于平静。

萤草站起来拍拍裙子,轻快地道:“走吧,马车还在好几里外呢!”

有时清晨山雾弥漫,树叶上会凝露,会结霜,萤草教他如何采露,如何汲取晨露中沉淀了一夜的月华。

小妖怪个子终究矮,时常够不着灌木的枝桠。萤草将蒲公英束在腰间,踮脚只手压低树杈,浅浅一窝水汪宕,盈盈一滴月明,顺着伏首的树枝滴落。

露水轻得像阵雪白的风,转瞬即逝。他的目光追着萤草撩起的袖口,其下露出晶莹剔透的一截藕臂,精致小巧的腕结微微泛着骨青,冷色哑光衬得如玉般温润细腻。

她身上的味道透着淡淡的香味,氤氲服帖着窈窕的轮廓,比月华更清新可爱。

小妖怪对萃取月华的灵力不感兴趣,但学得很快,所谓天赋异禀,也不过如此尔尔。

这样的日子也不长久,他俩磕磕绊绊总算到了大江山边陲。期间拜会过失了山神的神社,破落却不失幽雅。

一只鹿迈着小步路过,眨着星子般的眸,显得平静安逸,一如梳着高髻的女子那般优雅。

他伸爪出去,作势要抓它角,而鹿温驯地低头。萤草握住他的手,他便半途放轻了手劲,本以为是要抚摸它。草妖嘘他一声,止堪堪停在那鹿鼻前。

湿润温热的气息乎在他手心 ,稚嫩的鲜活的生机勃勃的。秋季的末尾,暮春的气象却清晰可见。

鹿从容地转身离开了,汲水般自然。

十分难得的体味,新鲜的感受——仅此而已。他其实不想这样去想,这是萤草喜欢的事情,然而他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不屑地发声,啧啧无聊。

识海里黑黢黢一团浓雾,血红纹路如血管收缩般清晰可见,它的尖端不断延伸分杈,两只眼睛猛然嗔叱。

哟,又见面了。

“……崽崽?”萤草见他呆楞住,按住他的肩膀摇了摇。

你是谁?

……

识海里是一片可怕的寂静,没有回应。他等了一会儿,回过神来。

萤草记得他已经很有段时间没露出过这样的表情了。茫然无助,懵懂无辜,说的就是这样一张脸。

小妖怪眨一下眼,维维道,“……那是什么?”

“是鹿,他吸收了山林瘴气,已经生出了灵智,渡劫便能化形了。”

他暗暗松口气,“像你一样?”

这会子倒是萤草沉默了。她捏着小崽子的爪想了想,忆及过往,不久前还是漂泊在外的一棵草,万幸碰上了红叶,在红枫寨容身,否则她还不知道会沦为何物。

萤草道:“怎么会一样?我可是草啊,鹿跟草……不太一样的。”

他大约意识到自己踩了不该踩的点,却左右琢磨不出,不知怎么讨她欢心,垂下头,耳尖渐红。

气氛略显尴尬,萤草平静地带着他下山,山路崎岖,要她小心仔细辨认每一个岔口,容不得出错。

“崽崽刚才想说什么?”

小妖怪抬头去看她,只见她侧脸的轮廓,撇过头去。

“没。”






清脆的铃声有节奏地敲打敲打,桃红光圈汇成一只只扑扇的蝴蝶成群结队地飞向远方。

“平安京,佑嘉县……山兔!你看你看我就说这边有路的吧!”小蝴蝶激动地绕着山蛙蹦跶,“耶!之前跟同族人联络,我都没有成功过哎!居然真的有人回应我哎!”

“……”山兔蹲在山蛙头顶,自顾自整理着山蛙头上装饰的小花,她瞅一眼十分愉快的小蝴蝶,张了张嘴,没讲话。

这边小蝴蝶已然敲了手鼓传达了更多信息过去。

“有小伙伴接我信息真是太好了!我朋友可能去了那里呢,你能帮我接应一下他们么?”

小蝴蝶等待良久,沿途飞回一只轻巧灵活的光蝶。

“当然。”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