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魂千

海星与水母与蟹与虾与番茄甘蓝香蕉茄子与海兔

他们是世界的礼物

【茨草】网游向 缺一口奶 04

文笔不好 私设众多 OOC有

拒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以上 若有不适 注意避雷 感谢各位小天使

 

悄咪咪刷一发酒红哎嘿嘿

  @坐等吃粮的沐雨  @湫耳朵 

 

 

第4章 关于转行

 

 

莫名被凶了一记,辉夜姬可怜兮兮地回了个QAQ的表情,显得十分无辜。

 

是的,很无辜,无辜得酒吞头都大了。

 

若说酒吞对阴阳师这个网游中哪一件装备最有执念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足不沾地公会副会长辉夜姬,角色竹林小夜曲的手饰装备,橙装蓬莱玉枝!

 

这件装备本身没什么可说的,身为橙装,它的主体技能就是一个瞬发的远程普攻罢了,附加效果有一定几率打掉对面法力上限的12%。

 

然而,它有一个令穷人十分欣羡的被动,该装备在场时可以获得220%的金钱奖励。

 

没错,这就是一个异常牛逼的刷钱技能,辉夜姬的竹林小夜曲就是一个异常牛逼的刷钱机器,若是同她一道刷怪,所获金钱收益比起他人来丰富得不知要到哪去。这也是酒吞十分乐意拉着自己的小伙伴来给足不沾地打工的原因。

 

世界树一倒,酒吞立刻兴冲冲地给辉夜姬发去私信,讨论起分红的事情。这家伙口气比前几回更冲了些,把人小姑娘都给吓到了。

 

辉夜姬小心翼翼地给对面那个炸药桶发了个为什么,对面猛地甩了张倒霉队友惨不忍睹的装备面板截图糊了她一脸,然后就开始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对这位欧皇开炮,说得辉夜姬是一愣一愣的愧疚。

 

我们大江山容易吗?不容易啊!容易哪会来给你们打工啊。你看你看,这是我队友一身垃圾里唯二能看的装备了,现在可好,这件装备眼看就要废了,你还不来点表示?

 

【可是可是,钱跟装备全归你们就算了,那些个材料我们装备升级要用的,不能给你们更多了】

 

【那就拿补天石来换嘛!我们也没草木系的高端装备,说实话用不到,我们也没想刻意为难你们啊】

                                                           

【补天石太贵了呀!!!陨铁可不可以?】辉夜姬人比较老实,这会子真的快哭出来了。

 

【……陨铁修补是要降低耐久上限的啊大姐,你好意思吗?茨木装备就要降到个位数了】

 

【但是这把爆的装备是橙武啊,极品治疗橙装啊,不比他的心眼套差的!!】

 

辉夜姬附了张图片,赫然是橙武月见草的面板。

 

法攻向的武器,属性点主加智力跟幸运,副属性相对比较平凡,没什么亮点,但难能可贵的其上刻印的技能。

 

治愈之光,为全体进行治疗,回复血量是施法者法攻的80%,吃暴击加成,作为一个大招冷却算相当短,耗蓝也算得上相当节省,重点是无视空间距离与施法范围,没有空间限制,这就很棒了。

 

被动技能生花也相当不错,每次使用技能都能回复自身法攻伤害20%的血量,同样吃暴击加成。

 

这两个技能治疗量的算法全都依凭的是施法者的法攻伤害,十分贴合大江山的气质,大江山的输出人才济济这点辉夜姬可是清楚得很。

 

对于大江山工会来说,这把武器还有一个相当出彩的地方,那就是大江山的家伙都是一溜的脆皮,一般性的法攻伤害在他们身上至少能多算10%啊。到目前为止,大江山主力中可是一个辅助都没有,若是此时能出现一个橙武治疗,必然能使他们的实力上升一个大的阶层,更别说橙武的成长性是所有装备中档次最高的一档。毫不客气地说,这把橙武对他们的价值远在茨木的心眼套之上。

 

就她想来,酒吞收了这把武器,随便在自家公会里找个主法攻中远程输出的家伙转型,要求高一些的话或再打一套树妖套,熟悉一阵后很快就能上战场了,多好的买卖!

 

酒吞自然也是明白这一点的,但恰恰就在于他们公会全是当输出的心思,没人会来愿意打治疗啊,所以在他眼里,有没有这把武器又如何呢?无法化为战力,就是一个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罢了。

 

【一定要这样相互伤害吗?能不能好好说话了啊(#`O′)】辉夜姬怎么想都想不通,几乎可以说最符合大江山需要的橙武,居然被嫌弃成这个样子?这个个性挺好的软妹子总算被讨价还价给激怒了。

 

【好吧那陨铁……】酒吞很无奈,选择妥协。

 

【一块,不能再多了,钱我们都已经放弃了!!!】辉夜姬意见很大。

                                                  

【行,随你便。】

 

交易完成后,辉夜姬也依旧在吐槽这件事情,与青行灯的私信提醒不断,全是对酒吞这家伙没节操狮子大张口的血泪控诉。

 

青行灯听了一阵头大,能把辉夜姬逼到变成一个孜孜不倦吐苦水的话痨,看来这回茨木的心眼套损伤是真的令大江山肉痛不已。我也很绝望啊,我能怎么办?掏钱给他们买一套吗?狗带吧,操作不当触发boss暴走的是茨木,让角色阵亡装备掉耐久的也是茨木,哪都轮不到她们来负主要责任。

 

【所以你把陨铁给他们了?】

 

【嗯QAQ灯姐求做主!】

 

【我回头说说酒吞去】青行灯摘下耳麦,揉了揉太阳穴。她才刚刚从副本里钻出来,带着一堆小号单刷副本可是很辛苦的,但又不忍自家公会里一嗷嗷待哺的成员们整天刷着会长求带没人理。

 

这世道啊,早知道这回要出这事她就亲自带着辉夜姬上了。补天石、陨铁这类修补材料她们仓库里不缺,只是对于自家昂贵装备而言这点储备也捉襟见肘。富裕,终究是相对的,保养她们那一身满强化橙装要花费多少材料?

 

说出来大约酒吞那个穷鬼要血溅屏幕吧?

 

“要相互体谅呀……谁都不容易啊!”青行灯感叹道,一边给酒吞去了私信念叨念叨。

 

【本大爷也很绝望啊青灯大佬,本大爷能怎么办?!】

 

当酒吞无奈道出自己在公会里喊了很久依旧没能打动那一堆死脑筋输出去作治疗后,青行灯再觉自己脑壳有点疼痛,十指按在键盘上迟迟未动,输入的字符删了再输,输了再删反复好多次,最后咬了咬牙噼里啪啦打了一串字发过去。

 

【茨木心眼套没了不能打输出,这不正好吗?叫他去打治疗】

 

说起来这家伙的属性点跟月见草很符合啊!

 

酒吞这边正好停了一会吹口小酒,看到青行灯天马行空的神来一笔,顿时一口啤酒喷了出来。

 

红叶端了盘西瓜进房间给酒吞,正好目睹了无良男友狠心残害她苹果一体机的悲凉一幕,惨兮兮的电脑惨遭荼毒。看着屏幕上慢慢流下来的酒渍,这信息量太大她一时间难以消化。

 

或者说现实太残酷她一时间难以接受?女性的直觉告诉红叶事情并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其中隐情必然是人性的扭曲道德的沦丧。

 

酒吞则是一脸大清要亡地看着愣在门口的红叶,心中暗道不好本大爷的小金库不保。

 

红叶震惊了。


红叶变成表情包了。

 

红叶往前走了。

 

红叶、红叶把西瓜冲他脸怼过来了!!

 

“要死了酒鬼你对老娘的电脑做什么?!你终于丧心病狂到要让老娘的网剧跟你的游戏同归于尽了吗?!”

 


评论(16)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