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魂千

海星与水母与蟹与虾与番茄甘蓝香蕉茄子与海兔

他们是世界的礼物

【茨草】网游向 缺一口奶 06

文笔不好 私设众多 OOC有

拒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以上 若有不适 注意避雷 感谢各位小天使

没错这就是一篇无脑欢乐的吐槽文,以我节操作保不会有虐点的。

 

第6章关于弃疗

 

果不其然,对面女孩子睁圆了眼睛,小脸腾得一下烧起来,支支吾吾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似乎除了埋头扒饭外没有其他选择。茨木探着身子关注她的饭碗,女孩子并没有拒绝他夹过去的肉,磨蹭磨蹭也就乖乖吃下去了。

 

真是,超可爱。

 

茨木叼着筷子笑起来,肩膀一耸一耸的,这就是他的切身福利啦。这样想着的茨木十分愉悦地夹了一筷子剩菜,就着米饭咽下去,然后又去扒拉盘子里的牛肉挑挑拣拣替她找来找去,显得十分挑剔。

 

女孩子最后感叹自家男票真不愧建筑系出身,因为她的饭碗里耸立起了一座摘星楼,然后对面商纣王拿筷子夹着一个竹笋小尖尖,看似是要立上头。

 

呆若木鸡后,妲己委婉表示十分遗憾,自己不是褒姒,笑不出来。

 

……结局是没眼力的昏君自己亲自毁灭——吃掉——了自己一手建立的王朝。

 

吃完晚饭,茨木回到电脑前,先打了一个饱嗝,然后操作着角色奔向主城中央的传送阵,纠结一阵后选择了一个地点传送,跑到目的地溜达了一圈,陌生人送来的私信几乎炸了他的信息栏。

 

“大佬求带QAQ!!!”

 

“大佬求加好友!!”

 

“拜大佬……”

 

茨木看得脑袋上炸了一个十字出来。格劳资是来找人才的,不是来义务带新手的!最终大佬也还是被这些强势围观的酱油党给搞得火起,无奈下线换了个马甲跑到新手村副本门口蹲着。

 

15级出新手村的时候会领到一个系统任务,完成后玩家可以在智力或体魄两项中二选一选择10点属性加成,满满的都是系统的福利,不会有玩家拒绝这个任务。考虑到他们那个档次大多数的治疗早早的就有了归属,想要靠一把武器就把人忽悠来他们那个鸟不拉屎啊呸是时运不济异常艰苦的穷地方着实是困难,茨木打算去新手里碰碰运气,再说从低级一手提拔起来的人也比较放心。

 

遗失的羔羊,听起来挺高级的一个任务名。其实只是新手村村长这个任务NPC的羊被副本小怪吃掉了,NPC的设定异常重口,要求玩家到阴虱洞穴这个难易度高阴风阵阵的副本里去收集羔羊的骸骨,运气不好可能要刷上个好几轮……

 

咳咳扯远了,茨木的任务目标是找寻遗失的奶妈。

 

两个钟头后,茨木注视着物品栏里满满一堆刷出来的低级绿字装备,心情复杂地安慰自己反正我已经习惯了。

 

据说之后阴阳师新手论坛里多了一个帖子,最近有个深井冰大神披着马甲在新手村门口带小号刷副本,接头暗号:不要输出,我是个奶。当然那是后话了。

 

女孩子洗完碗筷,抱着一包零食晃进书房,立在一边看他打网游,好奇道:“你不是早就满级了吗?怎么又变成20多级了?”

 

“哦。”茨木抓了抓头发,“这个我马甲,就是小号。”

 

“是什么任务吗?”

 

“嗯不算吧?公会的事情。”

 

“噢。”她不太清楚,又在电脑桌旁站了会,不发问,茨木专心打游戏似乎也没什么事情。她视线频频在茨木跟电脑之间移动,被忽略得很彻底,很受伤。

 

赌气似的鼓着腮帮子盯着副本里鸟头马脚的小怪,恶狠狠地做着精神上的较量,与电子海X因在臆想的世界里杀了不知多少个来回。跟不存在的东西怄气除了伤身还伤神,无数小怪在屏幕里变着花样风骚地跪在茨木角色手下,而显示器以外的这家伙站得两腿发麻。

 

算了,不要跟祖国的花朵较劲,他可能只有三岁。她挺大度的,大概。

 

……我是怎么看上这个三岁小屁孩的来着?这种想法带着华丽无匹的特效从天而降。祖国的园丁拿了片薯片往嘴里塞,透出一股不该由这个身高的人来承受的沧桑。

 

她很知趣地走开了去。不一会,隔壁断断续续传来练琴的声音,音符流转变幻,愈来愈急,似一阵快雨飒沓。

 

茨木没带耳机,听得很仔细,满心想的都是:这手速……欸可惜了,她不玩网游。大佬感叹了下自家肥水自家田也不愿流的辛酸苦痛,心下涌动一种难为伯乐的沧桑。

 

她最后几个音几乎是靠砸键盘泄愤一般砸出来的,特别富有激情,富有战斗号召力,让茨木来说就是特别燃,特别带感,在那种氛围下无聊地刷怪都成了与魔王的决战。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她这么有才华呢?

 

女孩子日常练完琴便去洗澡,擦着头发从淋浴间出来时,茨木还本着好奇的心思问了两句。

 

她微微一笑好似春风,“今天吃薯片是辣的呀!也不知道是谁偷吃了我那几包原味的呢?”

 

茨木摸摸鼻子,眼神闪躲,简直是不打自招。“前天那个,你姐不是带着你侄子来吗?我就给他拿了两包拿去吃……”

 

女孩子很不屑地把浴巾当披风往肩后一甩:“哼!玩你的游戏去,我很坚强的不用找借口。”

 

然后一个喷嚏完美衔接。她在茨木的注视下很窘迫地擤擤鼻子,自觉地裹紧睡衣外的浴巾,低着头红着脸跑去卧室了。

 

茨木无奈地抛下电脑跟副本里小鸭子一样排排队跟在他身后的奶妈们。跑去给这小祖宗倒热水泡冲剂,半哄半骗着盯着她干完了满满一杯再回去拿吹风机,忽略了对方的抗议,冷酷无情地拔掉了平板电脑的充电线,啪唧把吹风机插头捅进插口,一阵难耐的噪音过后解决了她洗得湿漉漉的头发,茨木觉得自己简直帅爆了。

 

结果小祖宗抱着被子一脸大写的忿忿不平,并表示今晚不要亲亲反对抱抱拒绝举高高。言下之意、言下之意咳咳!茨木一颗老父亲的心都是拔凉拔凉的。这注定是一个不眠夜,他盖上被子,开始痛苦地思考近代先驱的人生哲学以自勉。

 

辗转反侧后联想到自己耗在小号上一晚的时间却依旧一无所获的悲惨遭遇,不禁在心头跳出小初高语文大boss周树人的名言,学医救不了国人,套一下的话,上心女票反而捞不到福利,就跟找不到治疗帮不了大江山一样听起来没什么毛病。

 

真理从哪里来?实践啊,这就是实践。 


———————————————————————


抱歉出了bug 现已修正QAQ

评论(7)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