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魂千

海星与水母与蟹与虾与番茄甘蓝香蕉茄子与海兔

他们是世界的礼物

【茨草】网游向 缺一口奶 09

 

文笔不好 私设众多 OOC有

拒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以上 若有不适 注意避雷 感谢各位小天使

愿赌服输 终于更新_(:з)∠)_ 居然还有人记得我这坑

 @幽殇  @三次元超忙的沐雨  @湫耳朵  @春曦生花 

沐雨的阎魔……我记住你了【超记仇jpg



 

第9章 关于萌新

 

Agnus Dei, qui tollis peccatamundi, miserere nobis.

Agnus Dei, qui tollis peccatamundi, miserere nobis.

Agnus Dei, qui tollis peccatamundi, dona nobis pacem.

 

顶着稀疏平常的狗爬文字,稀疏平常的boss稀疏平常地扬蹄进攻,原本应该是妙趣满满的推本过程在无数次刷本后只余下满满的套路感。茨木一边招架着熟到不能再熟的攻击,一边还能空出手来跟公会里的小伙伴妖刀姬聊聊天

 

此时的咸鱼少女妖刀姬正百无聊赖地窝在寝室里艰难地产出教育学概论课程的近代史小论文,一边刷着大国崛起,一边饶有兴趣地百度这一段不知道什么文。

 

【德语翻不出来,应该是拉丁语】

 

【厉害了2333333官方真无聊】

 

【那你肯定没好好看故事情节】

 

【这玩意儿还有情节???你仿佛在逗我】

 

【当然,宗教典故】

 

【……一个和风网游搞什么鬼基督的故事啊(╬▔皿▔)凸】

 

【村长不是说了这个洞是西洋人凿的嘛= =】

 

这边刷信息刷太high,手下角色自然也就呆呆地愣在原地了。对面boss羊蹄一扬,往地上奋力一跺,吓得茨木连忙向旁翻滚躲避,颇为狼狈,决定集中注意力先把这一把过了再说。

 

笔电里分了一半页面给浏览器小窗口,里头正播放着德意志小屁孩饱含深情地笑抚海狗标本狗头的画面;另一半页面里的交流窗口许久得不到回复,妖刀姬摩挲着下巴揣摩对面情况,拾起自己上学期那点可怜兮兮的心理学知识,开始走意识流思考路线。【被神的羊蹄子踩了?】

 

【没】茨木被意识流踩中痛脚,在电子信息传达不了的三次元隔着屏幕竖了个中指给她。游戏页面里茨木卡好角色走位,巨大的钩爪在boss喉口要害撕拉出长长的血痕,他欣慰地看着那臃肿冗长的血条如他所愿地清零,不禁露出了慈祥的老父亲一般的目光。

 

瞄了一眼角色的背包,嗯嗯任务道具满了,又能去刷垃圾材料了。茨木在队伍频道里随便敷衍了几句,揣着一颗如钢铁般坚强的非酋之心奔向任务NPC村长,将自己打到的羔羊尸骸交给这个重口味新手村指引人。

 

“啊勇敢的年轻人谢谢你替我找回了皮南的尸体,按惯例我应该感谢你的勇气与善良,但我实在是太伤心了……这个孩子是我最亲近的伙伴,没想到它居然……哎我看来需要静静,这个你拿去吧,是你应得的。”村长向前走了一步,作了个躬身送礼的动作。对话框弹出,照例是绿油油的装备奖励,实在是没什么可看的。

 

“唉唉,我离开后住在清冷的山上,除我之外那里没有别人。拥挤的村子有一个好处,我们可以装作互不认识……只是我之后会在村里老死,你却不能知道我再没见过你这件事了……哦皮南皮南。”

 

什么鬼……这个村长人设有毒啊喂。茨木黑着脸看完了整段对话,云里雾里gay里gay气一脸懵逼十分蛋疼,觉得妖刀姬打游戏打得好辛苦,自己还是比较适合无脑打斗。

 

此时小企鹅又扭动着胯部找上门来。3区大群里ID名为霜凉如狼的姑娘私信戳他,这位在之前打公会战的时候跟他见过,有些交情,是风神阁的当家主攻手。

 

【一拳你还在带新手羔羊本吗?Doge.jpg】

 

【凸(艹皿艹 )怎么连你都知道了啊】

 

【就是来问问。手舞足蹈.jpg】

 

【在带啊。生无可恋ing】

 

【哦好的,你忙没事了。笑脸.jpg】

 

茨木:“……妈的连白狼都被那群智障带跑偏了。”然后大江山的勇士今天也依旧开着马甲奋战在带刷新手本的征途上,也不知距离自己刷出稀有的高级奶妈还要多久。

 

事实证明,伟人出场,总和一般的路人不一样,他们总有特殊的刷出存在感的方法。

 

这一把带的萌新里有一位显得有那么与众不同,拉她入队的时候,由于这个角色过分混搭的新手装备和底出一大截的账号等级让茨木从一开始便对她格外关注,再到现在刷关底boss时她头顶跳出的带有【好慢。】字眼的文字泡,更是格外风骚。

 

最怕空气忽然安静。大号满级的高玩大佬呼吸一滞,竟无语凝噎。

 

其他三人也是面面相觑,有些尴尬。是个有眼力的玩家大多都能看出来茨木明明技术很不错,刷得慢那是因为他带了一排新手治疗在后头呢,现在被人嫌弃慢了无疑是他们的错啊。

 

一时间队伍频道里弹出一行行对话,安慰的解释的道歉的,一队三人竟全都放弃了管血条专注跟人唠嗑去了。等到茨木调好视角,那个发话的萌新就挥舞着治疗法杖、带着舍我其谁的气势顶上boss面前去了。

 

此时boss仇恨仍在茨木身上,固然不用担心ot,然而在主力茨木远离战场,后排治疗齐齐围观的状况下,这个萌新倒提法杖一往无前的模样还真是万分悲壮,茨木都能脑补一片血红的夕阳和奔跑的剪影了。

 

可能有些时候缘分就是来得这么突然。也许是现在比较流行这样花花绿绿的搭配,一身混搭装备的游戏角色,都不应该被小觑,酒吞如此、这个小治疗也是。

 

茨木看到这个小治疗跑入到足以伤害boss的范围之后,就是一个接一个中远程远攻法术丢了出来,输出、控制、普攻,节奏控制处理得很得当,冷却的时间间隔被掐得也算是可圈可点,boss血条就这样小口小口但仍是十分迅速地扣了下来。

 

哎呦不错啊。看看这输出的架势,有那么几分大江山的风采。茨木也是心大,不跟一个刚出新手村的萌新计较,反而开始研究起她的输出套路来。哦哦哦这个普攻接得有点快,前面的蔓藤束缚应该还没冷却完成,那么要再加一个普攻连击,不然这里会有一个空当,那就必须走位了会打乱节奏……

 

哦开始忙了是吗,小朋友手按得太快,技能?已经乱了……

 

茨木大佬冷眼旁观,心里活动异常丰富,摇了摇头。嫩,还真是嫩。大概还是刚刚开始摸索游戏的菜鸟呢,空有手速却不懂技能配合,有控制节奏的意识但没有经验,对动向的把握走位的判断就更不必说了。然而当他让自己的角色转动视角再去看那个小治疗的时候,嘴角却又忍不住地上扬,这个无畏输出的模样……真的很合大江山鬼王的心思啊。

 

Boss做出怒吼的效果动画,经典的扬蹄动作意味着暴走的开始。茨木瞄了眼小萌新的血条,在队伍频道里敲了句给她刷血,再移动鼠标拉出列表名单,找到了那个经验等级垫底的小治疗。

 

排排站桩的三个酱油手忙脚乱地给她刷着回复术,一不小心刷过了头,不仅治疗量溢出还吸引到了boss的仇恨,又慌不择路地跑来跑去,Boss也在副本地图上跟着那几个酱油四处乱窜,总觉得颇有你追我,如果你追到我,我就让你嘿嘿嘿的意思……

 

好像有哪里不太对,总感觉gay gay的。总之这不重要,茨木准备好的一个好友申请却在看到对方ID时,不由自主地开始犹豫。

 

茨木好讨厌她ID名啊。

 

大写加粗,茨木大佬揉了揉眼,确定自己没看岔——“慈父手中草”。妈的智障。

 

 

 

 

“白狼学姐!”女孩子抱着笔电背着包在图书馆寻道自己约好的人,一脸兴冲冲的模样,压着声音。

 

“嗯?”对面自习的姑娘捋了捋鬓发,转着笔,另只手托腮抬眼看过来。

 

“你是不是在玩阴阳师啊?”

 

“嗯。”

 

“哎那,你在哪个区玩呀?”

 

“三区。”白狼放下笔摘了眼镜,将疑问的眼神暗暗投递。

 

“嘿嘿。”女孩子不好意思地笑笑,“你能不能教教我啊?我想学一下,从创建人物开始。”

 

“随你。”

 

女孩子闻言立刻蹭到她身边的座位落座,眼神亮晶晶地:“你们网游里取啥名比较好听啊?是不是取个古风名会很装?”

 

“不会。”白狼凑过来看她笔电屏幕,“捏脸哪?”

 

“嗯?捏好了捏好了,就是名字不知道取什么。“

 

“蒙上眼随手敲键盘,出来什么是什么呗。”白狼给了一个建议,看起来很靠谱的学姐的建议听起来却似乎不是那么靠谱。

 

“哦……我看看。”

 

噼里啪啦一阵盲打,五个字母敲进输入法,空格键击打两次。

 

“慈父手中草……”女孩子眼皮跳了跳,对名字很有讲究的人不知该如何是好,一旁的白狼倒是觉得很有意思。

 

“很有古风韵味嘛,挺好挺好的。”学姐眯了眯眼,笑道,“创建完了就去做新手任务,半个小时就能完成的,有几个任务可以跳过,比如这个女的,还有这个小孩子,你看,喏,就是这个新手村村长。”

 

“他给的那些任务都有属性点奖励,那些是一定要做的……”白狼拿手指了指屏幕上出现的NPC

 

“哦对了你是要打输出手还是打辅助啊?”

 

“啊?我不知道哎。”女孩子不解。

 

“如果你想打治疗的话,最近有个挺有意思的事情。”

 

“是什么呀?”

 

“有个深井冰在新手村副本带新手治疗,等下我看一下群里,问下他还在不在啊……啊在的在的,你现在去还能蹭他的车呢。”


—END—


第一季到此完结


后续剧情其实都有规划 但写不下来了 

哪天想起来了 就再开一坑吧

心挺累的 想退出了 也许不会再写茨草 有缘再见 

欢迎取关

评论(1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