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魂千

海星与水母与蟹与虾与番茄甘蓝香蕉茄子与海兔

他们是世界的礼物

【茨草】窃窃偷生 第七章

拖了半年再更新……我也是没谁了ˊ_>ˋ

前文请戳头像 剧情走得慢如蜗牛

cp众多如群像 注意避雷

这一章主荒椒 几乎没有茨草 我都不好意思打这个tag

@湫耳朵 这个人拿转化券把荒川小叔叔从五星削到了四星

作为咸鱼迷妹表示很难受 所以忽然更新



能看完的都是小天使么么哒_(;3_/ \_)_








早晨走的人,不知夜晚究竟会发生些什么。

先是萤草和她崽直至吃晚饭也不见踪影。管狐哼哧哼哧跑到红叶居所,上报:“不好了大姐头!萤草和她儿子失踪了!”

寨主大人将手一挥,“有报备!不要惊慌!”

再是蝴蝶精、膳房烧火的山兔和搬运食材的山蛙无人知其去向。首无胳膊下夹着自己的脑袋,猛地推开红叶居所的大门,气喘嘘嘘:“不……不好了……大姐头、哈!山兔…山、山蛙和……蝴蝶精!好像被人拐走了!”

寨主大人伸了个懒腰,“无妨,有请假。”

最后意外冲进来的是大统领犬神:“寨主!大事不好了!外面来了一群虾兵蟹将跟冥府鬼差,他们已经打进来了!”

红叶手中未嗑的瓜子啪唧落地,“……什么?!”



这个点本该是椒图享受美容觉的时辰,然而深潭底下充斥着暴躁的波动,让人心神不宁。她抬头望望湖面,顶端跳动着亮光。

椒图静下心来仔细辨别这声响。

“这是……管狐火铳又走火了?……”



犬神上举薙刀,携风声斩落,正要对那盗墓小鬼出手,暗处一道气音便呼啸着将他劈落水中。

“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找人?!”

暗处的紫衣少女座下一口张开血盆大口的锅,她灵活的十指在琵琶弦上或按或拨或挑或抹,谱出杀意绵绵的声波,浸淫着瑰丽色泽的妖力,气势锋锐又夺目。

“是!孟婆大人。”几个鬼差弓着腰背,低头快速走开了去,四下去寻找此次行动的目标。

“黄泉遗音啊……”

“什么人?!”孟婆忽然一惊,顺势一拨,手中琵琶铮鸣作响,沉沉嗡鸣一声后竟然是断了一弦去。

一股澎湃的暖流自那水潭中涌出,顿时周围潮音四起,梵语森森。被抽去了湖水的深潭水位缓缓降下,湖心浮高一枚蓝莹莹的蚌贝,正襟危坐一名曳着鱼尾的少女。

手执一把纸扇,挽着高髻,面色冷淡,似有愁容,轻飘飘一句话出口,只把扇一比恰若在指点江山。

椒图。

“只可惜,没到那个火候。”

少女睨着薄凉一双长目,似有嘲讽。她身上氤氲着淡淡一层水流状的妖力,将散不散的样子,与周围暗涌融为一体,不如其他妖那么咄咄逼人,因而开始时孟婆并未察觉椒图的存在。

“哟?不到火候又如何?凭你,能防住吗?”

孟婆怒极反笑,嘴一撇,发出一连串轻颤的笑吟。手中琵琶虽断了一弦,但声势依旧锋锐,撕裂开遒劲的风,似在挥舞着钢鞭。

椒图稳坐湖心,纸扇开合间,流水潺潺漾开波浪,水幕重重叠叠在半空炸成缥渺的烟云,一时间潮音滚滚,在铮铮杀鸣里显得格外安宁。

涓流。润物且无声,温和且不争。分担苦痛与挣扎,洗净铅华与尘埃。

椒图手腕翻转,单手掐一个法诀,手心一道道深蓝的妖力匹练灵蛇般四散游走。

“现在!”

跌落湖中的犬神从水中一跃而出,薙刀弧光一闪,顶着孟婆护身音波,冲她那锅狠狠劈了下去!

“咚——”一声金玉作响,名为牙牙的锅吃痛之下连连后退。大统领背后椒图涓流链掐好时机往后一拉,犬神顺势撤回水中。

另一道涓流链猛然冲入湖底,往鲤鱼精眉心注入一股,金色鱼尾有力地分别水流,飞跃出水,葱指一点,顿时四周白光闪现,晶莹剔透的水泡纷飞飘舞,一个血红的光圈从中脱出,牢牢地套住孟婆!

“你!”孟婆还没来得及反击,却被那水泡夺取了妖力。

鲤鱼精落水前冲她眨了下眼,“鲤鱼精哟小姐姐!”然后将身一折,消失在深色的湖水里。

孟婆抱着琵琶,气得浑身发抖,她又何尝像这样被人戏耍过?

“我…我要红烧了你!”紫衣少女咬牙切齿,发狠地弹奏琵琶,手速一飙再飙,奏出的声音却始终为那水泡所拦。

她没那个机会了——

“我的挚友,由我来守护!”犬神,心剑乱舞!

剑气肆意飞扬,嗡嗡铮鸣作响,当一切宁静下来时,也是征伐终结之时!犬神薙刀在孟婆身上炸开一簇簇血花,冥河琵琶被斩落刀下,她显然已经是败了。

孟婆强打着精神抬起头,犬神有两下砍在了她腿上,现在只能在地上坐着,鲜血小股小股地流出来,“你究竟系谁……”

“我?我么?我叫椒图。”低垂着眼角的人鱼怀着一颗惴惴的心,并无击退敌人的欢欣,“我很喜欢红枫寨,也很喜欢这里的枫叶林,所以……”

突然,此时远处炸响惊雷,骇浪滚滚响彻云霄,似有千军万马奔涌而来,涛声不绝,且愈演愈烈。

是谁?

“……所以如何?”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