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魂千

海星与水母与蟹与虾与番茄甘蓝香蕉茄子与海兔

他们是世界的礼物

【茨草】窃窃偷生 第八章

日常ooc 不喜请点叉

文笔不好 cp多如群像 注意避雷

沿袭上一章荒椒 = =

本来今天是另一篇文来着 然而写不完了 ……

那就到时再说ˊ_>ˋ





犬神头上耳朵抖了抖,厉声喝道:“什么人!”

喝罢,举刀欲砍,不想被椒图阻止:“狗哥,不要!”

这只妖的妖力如层层堆叠的怒涛席卷而来,她被压制得动作都迟滞,熟悉到极点的语气与记忆里的谁恰好重合,多一分显得自大轻浮,少一分却嫌弃缺了霸者狂气。

广阔沉重的湿气扑面一滞,踏浪而来的王者俯瞰大地,令人自觉渺小。虎踞着蓝盈盈又脉脉流动的妖力深不可测,恍惚间仿佛面对着整个一望无际的深渊,引得椒图不自觉地皱眉。

她开扇替自己遮目,窃窃同犬神道一句:“辣眼睛。”

孟婆见他急吼吼地从后方冲上来,只得扯出一个无奈的笑,“啊哒哒……荒川之主,哼!”

“你知道孤没问你这个。”荒川的声音沉稳浊重,伴随着妖力震颤,颇有威仪,也还是自觉收了气势,拂袖震碎漫天波涛。

椒图见此,心中暗自忖度着大约这个熟人还有理可谈,毕竟红枫林还是酒吞童子的领地,想来任他荒川之主行事如何荒唐乖张,也还是一国之君,多少有些顾忌的。

于是她一面压下险些忍不住要冒出水面来回嘴的鲤鱼精,一面摆出姿态,软下脊梁,连鱼尾耷拉下来,只还抿着嘴。

鲤鱼精焦急地在湖里游来游去,禁不住抬头张望。水面上倒映一张陌生的俊脸来,她不认识。

“所以?所以如何?……妾的意思,主上如何不知道呢……”坐在蚌中的人鱼此时半张脸掩在蚌壳的阴影下,一双眼幽幽地闪着光,“红枫林隶属大江山鬼王酒吞童子,若是主上与酒吞大人结下梁子,那怕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啊。因而,烦请主上三思而行……离开吧……”

“哼,可笑的妇人!”荒川有一张令人敬惧的脸,刀削的棱角,冷硬的唇线,此时硬生生掰了个难解的笑容给椒图,“碰到你这么一只蚌,鹬……哪有松嘴的道理?是吧,椒图?”

椒图口紧,两下不知该如何回答。“……妾,道不住竟是如此祸国殃民之辈。”

荒川一步步踏着虚空走下来,最后在她面前站定,捏着她下巴强迫她抬头看他。她温顺地抬头,露出一个茫然的表情,蹙着眉宇,怅然若失,那张他肖想了很久的唇开合几下,没吐出什么讥讽他的话来。

他终究是不一样的。这个认知在他脑海里冒个头,然后如风暴般放肆开来。

这很好。看来放她在外的这几年,她还是和以前一样乖巧听话。荒川之主想到令自己愉悦的事,不由自主地得意,脸上的弧度放松下来。一个眼神飘向身后,惠比寿立即躬身施礼,坐着一朵金鱼上前来,依稀还是记忆里苍老带些嘲讽的声音。

“既然夫人这么喜欢这里,那有意愿来以红枫寨成员的身份来做个交易吗?”

两只小妖驾着一只女妖上前来,藏青和服,簪花头饰,此时垂着高傲的头,颇为狼狈。

“据夫人所言这是酒吞童子大人的相好?那可太值钱了!”惠比寿捏着红叶的下巴仔细打量一番,“就是不知道夫人意下如何呀,她……值你这宝贝蚌壳的身价吗?哈哈臣下不敢强迫夫人,还请夫人见谅。”

“红叶……妾……”

椒图睁大了眼,像是气得发抖。

评论(3)

热度(15)